浪浪子-复健时要搂紧亚连和尼西!

作品请走索引指南:http://firecontract.lofter.com/post/10ee31_a401152
“即使你所追求的事物最终证明是虚假的,但如果你未曾付出过全心全意的爱,那真实的永远不会出现。”
主博更新音乐及目前入坑的作品同人,子博更新其他作品同人。音乐推荐点击tag即可。
原名“偶尔也会有流浪旅行的打算”,嗯,所以叫我阿浪吧。

被网易歌单安利了_(:з」∠)_。

不出所料卡文卡得一比。

哇我不擅长写这种病娇ooc呜啊

我要再骑交押金的共享单车我就是傻。
气死我了。

尼西可能是遇到的第二个因为角色设定心甘情愿产粮的😢😢😢这孩子真的太戳心了,无论是故事还是设定。虽然页游已经停服一年多,手游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但今年还是会给尼西子送上生日礼物。希望你被世界温柔相待,无论复活与否。

《鬼灭之刃》棒,挺久没有这么畅快地看漫画了,空时撸个推荐好了。

【Jelsa】Good night


*最近复健,成文的bgm:Take on me

*kygo的歌怎么都是be

*哄小孩睡觉的故事,短

 


“你什么时候再来?”

她脱掉鞋子攀上座椅,但仍然比预想中要矮一头。那名溜进房间的精灵已经从窗口纵身跳下,一瞬令她相信他再也不会出现。窗外传来响动,她定睛细看,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浮现于玻璃外侧:苍白面颊上的蓝眼熠熠生辉,那其中翻涌着活力,如同他银发上舞蹈的月光一般。“别担心,小哭包,”精灵挤出揶揄的笑声,“在你下一次想我之前我就会来的,我保证。”

她点点头,不知脸上是何种神情,能让窗外青年收敛那吊儿郎当的态度,身影一闪又退回了屋内。“好吧,艾尔莎,在你睡着前我不会离开。”青年边说边关上窗户,走向壁炉点燃火焰,随后从床上拿起一条毯子。“过来。”他在炉边席地而坐,朝月光下怯懦的女孩儿招了招手,耐心地等待对方靠近他,最后用吸收了热度的毛毯将她裹紧。

“为什么不让我睡床上,杰克?”

“我想你可能会需要些温度,”凝视火焰的青年一只手搭在她身上。不知为何,那跳跃着光影的侧脸看起来冰冷木然,“相信我,那不是个好主意。”

她在毯子里打了个冷战,察觉青年有力的手臂从肩上离开。不,她想,主动靠向对方单薄的侧身。她耳中捕捉到一丝叹息,最后青年妥协似的献出一条腿,让她得以枕在上面。

她并不知晓青年此刻的内心想法,对他而言也是同样。在他眼中,那头被火光装点的金发如此闪亮,连带着照耀了关于这记忆的一切——鲜活又熟悉,就仿佛他过去也有所经历。若非如此,他又为何会不由自主地想去抚摸那小脑袋呢?


“你紧张吗?”

愣神之际,面朝炉火的女孩突然翻了个身,烤得红扑扑的脸蛋落进他眼里,如同夏日成熟的果实那般饱满。他伸出食指,在女孩红润的脸上轻轻刮了一下,感觉就像落进初春的一片嫩草中那般酥痒。他自觉诧异,居然能够记得如此细微的感触,他曾一度认为自己的知觉被寒冷彻底剥夺。

“不,我只是……”他嘶哑着嗓子低喃,“只是很久没和人打交道了。”

他着实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脑中浮现出一个漆黑的洞穴,这声音像是那黑暗深处的怪物发出来的。但他确实很久没有说过话,或者说像这样同人类正常地交流。他想起自己曾有那么一阵,在地球最北端的雪地上与北极熊搏斗。在那段极夜降临的漫漫长日中,他与皮毛厚实的雄壮野兽互相瞪视,高举双臂发出怒吼,向前踏出一步,再接着重复这一系列动作。那时他才“出生”没多久,自第一次在村镇里被人无情(也是无心)地穿透身体以来,他就拒绝靠近有人的村落,去了深林与寂地,与各式各样的动物相接触。最后他与那头熊在漫长的争斗中达成和解。余下等待白昼的日子里,他们除了吃饭都在一起,只因现在的他已无需进食。

“然后呢?”

他垂下视线,腿膝上的女孩睁着大眼,露出迥异于害怕的好奇模样。“然后我们分开了,我再也没见过那头熊。”他把脱口而出的过去讲完,重新打量起这位小小的淑女:“你没觉得害怕吗?”

“你指那头熊?”

“或许还有我。”

可艾尔莎只是打了个哈欠,像所有感到困倦的孩童那般缩成一团,慢慢眨着眼睛。“要我来说,没人会试图同一个9岁的小孩解释如何与熊搏斗。”她讲话奶声奶气,“但还挺有意思,比会在月圆夜变身狼人的故事有趣多了。”

杰克有一瞬间想同她解释那个狼人传说或许和他也有几分关系,但想到艾莎此前的发言便住了口。也许下次,他会把故事的主角代换成别人:某个隐居深山的不知名男人,会同雪山上的狼群一块儿栖居、奔跑与嚎叫;又或者是某个独自旅行的探险家,在热带的大草原上目睹一阵突如其来的疾风袭击奔跑的羚羊群。


他绕开脑子里的念头,察觉腿膝上的女孩儿已有好一阵没说话,那条纹着白色石楠的雅致绒毯如今包裹着平稳的呼吸。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抱起女孩,感觉像抱着一头小狼。但他仍有一个问题亟待解答,便只好一面抱持着愧疚、一面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呼唤那个名字。

“艾尔莎?”

名为艾尔莎的女孩儿尽力抬起眼皮,挤出一条缝。

“我什么时候能再来?”

“在我想你之前……”她断断续续地说,“或是再也……”

云端降下一条金色的丝线,借助穿透玻璃的月光探入房间。它在女孩头顶聚成一团,一个手持木杖的熟悉身影从那一团沙金里探出头,朝对侧的金熊张牙舞爪。


一阵甜美的酥麻感将他击中。


——fin——

饥饿致幻_(:з」∠)_毫无动力只想在梦里大吃特吃。

最新话的小累真的……让人心疼。羽生田走出来了!!!!啊啊啊好感动,看到他对累说的那些会注视着演员本身的话,果然是知道鬼女的过去的经历者,能够更直视累本身😭期待小累用她自己的面貌出演晓之姬。以及希望松浦老师给姐妹he!!!!呜呜呜姐妹一定要好好的😭

卡拉的主题曲真的好听!!

一个真情实感的抽奖

前辈产粮的时候这位还不知人在何处,diss无产出也是相当有勇气了()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来自WB的转发抽奖:什么时候太娜现任大吧下台什么时候抽,在转发中抓一个幸运鹅送52rmb+太娜官周一对(这么寒酸真是不好意思)港真这种本该是内部人民矛盾却要放上台面让各路人观看我也是觉得很丢脸的啊,但有些人在其位不谋其事还要diss我们不产出我就很气气了,总之哪天下台了就皆大欢喜了噜噜噜

 

现追加一个LOF抽奖名额


从转发+评论里面抓一个幸运鹅,奖品同样为52RMB+TS官周一对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恶毒的成年人 





顺便多说两句,现在TS贴吧搞成那么个鬼样子,还有脸跑出来DISS退休老人们没有作为也是rio6


试问DISS之前我们这位新上任的大吧是写过文画过图还是买过官周?


是不是冷圈以后也要自证粉籍,上任管理之前先上胸?


顺便再提一句,时至今日我仍旧把这位男士划入到流/氓和沙雕的行列里,截图黄色废料并企图给我群未成年小姑娘看这种事情,发生几次我骂几次,不管我是不是前辈和管理。